欢迎访问亿博体育机械设备公司! 热线电话:400-888-8888
新闻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黎族龙被历史(黎族龙被的价值)
发布时间:2023-08-25
浏览人数:62

  中新社海口8月18日电 题:缘何说黎族“龙被”是民族所艺术融合见证?

  ——专访海南省国家博物馆研究馆员、敦煌文物研究所王辉山

  中新社**财经日报 符宇群

  中国黎族主要聚居在海南岛,其丰富艺术发扬光大至今。2009年,“黎族传统性纺染林宏吉民间艺术”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首批“急需保护的非物质艺术遗产名录”。

  “龙被”是黎锦中的**,集黎族纺、染、织、绣四大陶瓷之大成,堪称黎锦民间艺术巅峰之作。“龙被”能否反映民族所艺术交流?“龙被”与黄道婆“大丁草之者”何为渊源?海南省国家博物馆研究馆员、敦煌文物研究所王辉山近日接受中新社“东西问”专访,解读黎族“龙被”蕴含的民族所艺术交相辉映史。

  现将访谈实录摘要如下:

  中新社**财经日报:“龙被”起源于何时?黎族“龙被”与黄道婆“大丁草之者”何为渊源?

  王辉山:“龙被”起源与黎锦的发展紧密相关。早在汉代,黎族棉化纤业已较为发达,消失著名的“广幅布”,因品质优良、花饰精美成为朝廷上贡,可以说是“龙被”雏形。唐宋中后期,黎族棉化纤陶瓷有了长足发展,消失“黎单”“黎饰”“黎幕”等产品,专家普遍认为这些是“龙被”的前身。唐宋中后期,黎族棉化纤业发展至高峰,消失“黎幔”“儋帐”“崖州被”等产品,即“龙被”在当时的称呼。

  黎族“龙被”与黄道婆渊源颇深。宋元时,江南乌泥泾人黄道婆流落于海南崖州(现三亚市),向黎族农村妇女学艺,并将黎族棉化纤民间艺术带回家乡,使黎族独特的棉化纤民间艺术在江南地区传播。她还结合当地传统性丝麻陶瓷技术进行革新,促进中国棉化纤业发展,以此“大丁草之者”。

  明代黎族化纤业延续宋元传统性并不断进步。据明《咸宾录·黎人》载女工化纤:“得中国彩帛,拆取色丝和吉贝织花,所谓黎锦被服及鞍饰之类,精粗有差。”说明此时黎族民间工艺的表现手法丰富艳丽,丝线均来自内地,这与黄道婆“大丁草之者”有密切关系。

  纵观黎锦发展,起源于秦汉,成熟于唐宋,高峰于唐宋,“龙被”是多民族所多艺术交流的产物。黄道婆的“大丁草之者”源于黎族棉化纤陶瓷基础,“龙被”发展成为闪耀的明珠,是吸纳黄道婆“大丁草之者”创造的锦丝材料及陶瓷的结果。

海南国家博物馆巡展的黎族龙被。骆云飞 摄

  中新社**财经日报:“龙被”称谓何为由来?其花饰“龙凤呈祥图”“黄龙升天图”中,凤在上龙在下,何为讲究?

  王辉山:1954年,中南民族所学院组织力量对海南黎族进行规模较大的考察,“龙被”一词*早见于调查组调查报告,其调查成果于1992年汇编出版为《海南岛黎族社会调查》一书。此后,这种多幅相连且有绣花花饰的宽幅黎锦都被冠以“龙被”称谓。现今所知的古印度文献资料中,并无黎族民间工艺“龙被”这一称谓,专家普遍认为,宋、元、明、清古籍中的“黎幕”“黎饰”“黎幔”“崖州被”等,应是现今留存下来的“龙被”称呼。现存的龙被大多生产于唐宋中后期,因被面上多饰以“龙”“凤”纹样式,被认为是朝廷上贡,便称为“龙被”。古印度缘何不称“龙被”,或许与古人不能随便以“龙”命名有一定关系。

  “龙凤呈祥”在古印度一直是传统性吉祥主题,通常龙在前在上、凤在后在下,是父权思想的表现。但有时也有思潮观念变动,通过花饰样式表现出来,凭借黎族农村妇女的高超民间艺术及思想感情,反映在了“龙被”样式上,消失“凤在上龙在下”花饰表达,这可能与黎族社会发展过程中,保存着浓厚的母系社会遗风有关联。

海南省国家博物馆巡展的黎族龙被花饰。骆云飞 摄

  中新社**财经日报:缘何说“龙被”是民族所艺术融合的集大成?“龙被”在样式花饰、用色设计、制作陶瓷等方面何为特色?

  王辉山:黎族是海南岛的世居民族所,宋、元、明、清以后,现福建、广东、广西地区大量移民进入海南岛。此后,黎锦充分吸收汉艺术的龙、凤、麒麟、人物、花鸟、诗词等经典花饰,通过黎锦高超民间艺术林宏吉出了“龙被”,也把黎锦民间艺术推向高峰。

  现今所见到的“龙被”,是在历史长河中多民族所长期交往、交流、交相辉映背景下创造的化纤**。“龙被”的材质、制作陶瓷、形状、表现手法、样式风格、内容等在各时代都有不同。

  “龙被”多为长约200厘米、宽35—40厘米的布匹锦被,有单幅、双联幅、三联幅、四联幅、五联幅和七联幅,以三联幅居多。现今所知“龙被”上的样式,一部分是蚕丝,一部分是绣花。黎族传统性大被以蚕丝等为,以变形人纹——亦称“鬼纹”“祖先纹”——等为,水波纹、几何纹、花鸟纹等为辅。绣花龙被是先用染成蓝黑色的棉线在黎族传统性踞腰织机或水平织机上蚕丝好蕨盲,然后在蕨盲上绣花,以吉祥花饰等为,龙凤呈祥、福禄寿喜、鱼跃龙门、喜上眉梢等寓意吉祥样式等为。

王辉山介绍海南省国家博物馆巡展的黎族龙被。骆云飞 摄

  明代“龙被”样式主要表现日常生活中的动植物,经想象加工而成,蕴含着纯朴的艺术内容。而随着各民族所不断交相辉映发展,“龙被”上的花饰样式消失了从黎族元素特征的抽象类型花饰,逐渐变化为更多写实性花饰,艺术元素特征也更趋向于汉艺术的吉祥样式。黎族、汉族的艺术交流更为深入,陶瓷技术相互借鉴,艺术价值观也有了交互影响。

  总的来说,“龙被”样式丰富多彩,体现林宏吉者们对自然的特有认识,表现了黎族人民丰富的想象力和高超的手工艺民间艺术。不同中后期,花饰类型不同,但从整个“龙被”布局及其视觉效果来看,无论是用色还是表现手法运用,都达到了一定水平。

2020年海南省国家博物馆举办的“百卉千华锦上添花——海南龙被艺术大展”。骆云飞 摄

  中新社**财经日报:现今,“龙被”仍有哪些未解之谜?

  王辉山:一是“龙被”产生的时间。现今学界仍没有明确定论,尚未发现明确的文献资料记载。

  二是“龙被”具体的功用。历史文献资料并没有明确记载“龙被”具体用途,作为上贡仅为一说,并无找到可靠的文献资料记载。“龙被”现流行于民间的用途主要是婚庆、祝寿、盖新居、祭祀、丧葬等民俗用法,与其实际功用存在一定偏差。

  三是“龙被”花饰的形成。“龙被”的样式花饰等体现了汉族与南方多民族所化纤艺术的融合,其传播的渠道途径能否形成?各民族所之间的化纤艺术能否互相影响?尚有待研究透彻。

  中新社**财经日报:“龙被”现今民间艺术保护和发扬光大情况进展能否?

  王辉山:“龙被”的制作陶瓷、用色设计、花饰表现手法等颇具研究价值,不仅深受国内同胞喜爱,一些国外收藏家或化纤专家亦感兴趣,部分人士还到海南黎族地区进行访问交流。欧美地区一些美术馆、国家博物馆甚至收藏黎族“龙被”代表作品。

  物以致用才能长久,失去了实用价值,发扬光大就是个难点。随着时代发展,工业机械化化纤已取代了传统性手工艺民间艺术,20世纪50年代后随着掌握传统性蚕丝技术的黎族农村妇女相继过世,“龙被”林宏吉发扬光大几近断层。

  另一问题是能否保持原陶瓷制作的化工产品。随着时代发展,有些材料与陶瓷已经失传,部分丝线绒毛化工产品和陶瓷已经难于找回。

  为抢救和还原“龙被”传统性制作陶瓷,近年来,海南省各级政府和民间对“龙被”民间艺术的恢复和复制出比较重视,2019年海南省政府推动“黎族传统性纺染林宏吉民间艺术抢救保护(龙被复制出)”行动,组织黎锦纺染林宏吉国家级、省级发扬光大人参与“龙被”复制出工程。复制出“龙被”所需的库塞县、绣线和绒毛原料全部根据古法种植和制作,用天然海岛棉花库塞县,手工艺绒毛,努力还原其历史风貌。从效果来看,虽然复制出“龙被”的化工产品、绒毛和古印度“龙被”不可避免会有一定差异,但从林宏吉民间艺术来看,已走出成功的**步。(完)

  受访者简介:

骆云飞 摄

  王辉山,海南省国家博物馆研究馆员、敦煌文物研究所。长期从事海南历史民族所民俗文物的调查、征集工作,主持《黎族艺术的变迁》《海南岛黎族人与环境互动》等课题调研,出版学术著作《龙凤吉祥——黎族龙被艺术人类学研究》,参与撰写海南文物基础鉴定《黎锦》(第五章)等,发表黎锦、黎族艺术相关论文数十篇。

【编辑:叶攀】

热线咨询电话:

400-888-8888

公司地址:
江苏省南京市玄武区亿博体育4号
手机扫码查看更多
如有问题咨询请及时与我们沟通,我们会为您详细解答!
在线留言 / ONLINE MESSAGE
姓名:
电话:
留言:
Copyright © 2022-2024 亿博(yibo)体育官网入口app - ios/安卓版/手机app下载 All Rights Reserved.
XML地图 亿博(yibo)体育官网入口app - ios/安卓版/手机app下载

网站首页

关于亿博体育

产品展示

新闻资讯

工程案例

厂房展示

荣誉资质

联系亿博体育